长沙开展打击地下六合彩专项行动

2019-03-13 08:08

  对于“地下六合彩”,曾有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,“码民是刀口舐血,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,却不知倾自己所有,肥了庄家的口袋。”

  2月12日前后,地下“六合彩”连续9期开出单数。顿时,买码人、写单人各自私欲空前膨胀,引发矛盾不断。以浏阳市龙伏镇普通农民沈军为代表的一群码民,从平常几块、十几块钱投一注,到几千上万甚至上十万元现金孤注一掷狂赌“包双”,以求扳本。

  2月15日,长沙部署开展为期三个月的打击整治地下“六合彩”专项行动。记者获悉,此次行动,长沙警方将严厉整治写单、“买码”等公开“议码”、“买码”活动,打击庄家、上线等地下“六合彩”赌博活动组织者、经营者、幕后获利者。

  地下“六合彩”是打着香港六合彩旗号的非法赌博活动,每期在1-49这49个数字中选一个数字为中奖号码,这个数字叫,买中,则得到1:40的赔付。正是这40倍的赔率,激发了码民的一夜暴富梦。

  沈军,浏阳市龙伏镇一名普通农民。几年前,地下“六合彩”便进入了他的生活,但因他手里钱少,一次只花几块钱或十几块钱玩玩,输赢不大,就跟打场小麻将一样。

  事实上,沈军这种码民还算不上最小的。在浏阳市南区一乡镇,有的老太太几人合伙,每人凑几毛钱投一注试试手气。“肉都舍不得吃,码倒是经常买。”

  码民把钱交到写单人手里,动辄数万,其实双方都有自己的算计。“他们双方互不信任。”浏阳市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余政友介绍,起初码民拿现金去写单人手里买码,到后来发展成可以先不交现金,打电话给写单人口头下注——“给我买多少钱”。

  开奖后,若没中奖,码民必须把投注金交给写单人,亦即这笔钱输了。若中奖,码民不需要给投注金,直接获得一定比率的奖金。这种写单方式叫“飞单”。

  “口头协议无凭无据埋下很多隐患。”余政友说,写单人担心开奖后,码民没中奖不给投注金,“码民会说他没要下注。”码民则担心中了奖写单人不承认。

  “吃单”现象时有发生。写单人收钱后不往上报、不下注,私吞码民的投注款。有的写单人见有利可图,自立门户做“黑庄”,“中了小奖他会兑现,但中了大奖,他肯定赔不起或不愿赔,就卷款跑路,本金都要不回。”

  码民和庄家之间的互博没有任何保障。“它不像正规彩票,出几个号码,还可以公证。地下‘六合彩’本身不透明,就一个中奖号码,庄家为了稳赚不赔,还可能根据买单双的多少调整开奖号码。”余政友说。

  为了提高命中率,码民一见面就坐下来研究“”,他们相信能从这种非法出版的买码信息里发现中奖奥秘。更有甚者,还一度沉迷中央电视台播放的动画片《》,认为片子里暗藏玄机,可以根据图像、字眼来推测会出什么码。

  2月上旬,码民们炸开了锅。沈军时常看见有人捧着厚厚一叠现金去写单人手里下注,“都去‘包双’,越包越大。”

  “包”是指不单押某一个数字,而是押1至49之间的奇数或偶数,有的人为了提高命中率,花大笔钱一次把1到49之间的奇数或偶数全包下。

  “出了这么多期单,下一期肯定会出双。”但这段时间像邪了门,并未如码民所愿,固执地继续出单数。“总会出双的,今天没出,就是后天!”“包双”利润高,诱惑大,但风险和成本也高。“上一期输了,下一期必须拿出比上期多一倍的资金,才能保本,万一没中,再下期同样要翻倍。”就是这种滚雪球式的“包双”,让越来越多赌“双”的码民越陷越深,赌注也越加越大,其中就包括沈军。

  眼看别人都去“包双”,沈军也按捺不住了。自己手里钱少,为了一夜暴富,他邀集了两个邻居,三人合伙“包双”。不再是几十块钱玩一票,他们要玩大的。

  2月2日,三人凑集8000元,但出的是单。2月4日,他们又包全双,这次翻倍花了16000元。出的还是单,希望落空。2月7日,出的依然是单,三人赌红了眼,投下的34000元又打了水漂。

  此后,开始有写单人不接单,“他们也认为会出双了,眼看码民红了眼,倾全力押双,一旦全中,他哪里赔得起?”于是大量写单人关掉手机,或干脆卷款外逃。

  一天,沈军遇到邻居,便向他打听谁还接单。因邻居曾经帮人写过单,便承诺接单,再报给上线日,按照翻倍方式,这期沈军等人必须至少买68000元,可手里的钱不够,只买了27000元。奖开出来,同样出的还是单。

  2月11日,他们提着四处借来的8万元现金来到邻居家,坚信这期会出双,“反正要包,前面亏了那么多,再不包本都回不了。”沈军说。但邻居说什么也不敢接单,三人只好带着钱回家。

  在连出9期单后,这一期码民们终于如愿以偿,第16期出了双。2月13日,沈某等人后悔不已,一怒之下冲到邻居家,要他按8万元投注金赔钱,邻居被逼无奈报警。

  3月6日,被行政拘留的沈军在民警的帮助下,认识到地下“六合彩”的危害,对自己的行为后悔不已。

  “码民纯粹是一种赌博心态,而且比一般的赌博心瘾更重。”余政友认为,地下“六合彩”之所以打不死,就是人们一夜暴富、不劳而获的心理在作怪。同时,地下“六合彩”加入简单,投钱选号即可,且赔率高,让码民们难戒心瘾。

  据长沙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介绍,地下“六合彩”的危害主要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:

  打乱了群众正常的生产、生活秩序。一些买码人员沉迷于对所谓中奖“”的分析、研究,以致无心工作、无心经营,给自己和单位、国家造成重大损失。

  卷走了当地群众的大量资金,造成消费者的购买力下降,进而反映为国家经济建设投入和地方财政收入的减少,严重阻碍当地经济发展。

  引发了大量新的社会治安问题。买码人员个个想赢大钱,赢了一点嫌不够,输了的想扳本,一些庄家赢了就逼债,输了就赖账,无力兑奖就携款潜逃,诱发不少社会治安问题。

  使部分码民形成侥幸心理,败坏社会风气。由于一些码民偶然买中号码,发了一笔横财,事后吹嘘经验,再加上庄家的鼓动,使广大群众认为购买地下“六合彩”不但有高回报而且风险也低,导致越来越多的群众走入歧途。

  扰乱了我国的彩票经济秩序。地下“六合彩”的蔓延,严重影响了国家合法的福利彩票、体育彩票的发行,破坏了国家福利事业、体育事业健康有序的发展。

  多年研究“码害”的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刘亚山说,赢钱的永远是大庄家,他们会吃大放小,买的钱越多亏的越多,这样的人想着翻本,买的钱少的码民偶尔会捞到中奖的机会,这些被大庄家舍弃的小利益又恰恰刺激了这些人的发财梦。买码上瘾的码民,都梦想着翻本甚至暴富,他们每天都只会研究那些虚张声势误导人的,也都觉得自己是专家,殊不知自己已在这个无底深渊里越陷越深,成了任大庄家宰割的羔羊。

  据悉,从2月15日至5月15日,长沙警方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为期三个月的集中打击整治地下“六合彩”专项行动。公安机关将坚持露头就打的原则,严密防范地下“六合彩”的发展和蔓延。

  长沙市副市长、市公安局局长李介德向记者表示,为强化地下“六合彩”赌博犯罪的专案攻坚能力,长沙公安坚持“三个‘一律’”和“三个‘不放过’”,即对幕后经营老板、庄家、写单人员及团伙骨干成员一律依法刑事拘留,对参赌人员、贩卖码书人员一律依法行政拘留、教育训诫,对所有违法所得一律依法追缴,确保人不归案不放过,打击处理不到位不放过,违法所得不追回不放过。

  市民若发现任何关于地下“六合彩”的违法犯罪线和电话向公安机关进行举报。(本报博客地址: